我搬家了!請點這裡繼續
(工具邦 技術提供)
我搬家了!請點這裡繼續

阿嬤妳今嘛在叨位,阮在叫妳妳甘有聽到?

阿嬤妳今嘛過的好麼,甘有人塊甲妳照顧?

 

阿嬤,這是第幾次憶起您了?

幾十次?幾百次?又或者,已經上千次了?


記得,小時候,阿嬤總是南北跑。大部分的時間在高雄幫阿姨帶小孩,而寒暑假總會上來台北陪我們。

 

您總是起個大早到公園運動,剛學到星象的我,興致勃勃的說要跟您一起去運動,順便觀察天空中的繁星。您似懂非懂地聽我胡亂說著”這是北極星、那是北斗七星”,但這樣的熱情,似乎只維持兩三天,我就再也捨不得早早離開被窩了。

您總是會到小學門口接我下課,只是當時不懂事的我,常常不顧您的擔心,甩開您的手自己橫闖馬路。

有一天,媽媽很開心的給我看一件泳衣,說這是您要送給我的生日禮物。但我卻好生氣,因為我想要自己挑,可是你們卻自作主張的幫我選了。我好生氣、好生氣。看到阿嬤原本開心的臉,變成了失望。面對我的不懂事,您還要媽媽不要責備我。阿嬤,其實我好想好想好好跟您說聲對不起。

15,16歲那一年,我們一起去了淡水。您問媽媽”娃娃甚麼時候要結婚啊?”媽媽笑著回您”還沒這麼早啦,娃娃才15,16歲啊!”後來才知道,您想親眼看我穿白紗。結婚的那天,走在紅毯上,我默默的在心中跟您說”阿嬤,娃娃結婚嚕!您看到了嗎?”

在您離開的前一兩年,我們曾一起去羅東運動公園,體力已不好的您,走到一半就在一旁的樹下休息。您知道嗎?每次想到羅東運動公園,我都會想”不知現在有沒有人好好照顧您?”


忘不了,那天中午,您跟媽媽說,您決定開刀。

更忘不了,陪您進手術室的那一刻,您雖緊張但又說”沒關係,醫生說就跟生小孩一樣,很快就出來了”

但怎麼也沒想到,這一進去,就再也沒有出過加護病房了。

在加護病房的這段時間,我常常問爸媽”醫生怎麼說?”

無論爸媽的回答是甚麼,我總是很樂觀(還是逃避?)的解讀醫生的每一句話。

即便到了最後一天,看完阿嬤,爸爸跟我說”醫生說可能就這一兩天了”

我還硬解釋做”那代表還是有機會嘛!”

但,才到家的巷口,媽媽就接到了醫院的來電。

上樓拿好準備好的包包,就這樣我們趕到了醫院。

是的,阿嬤在我跟妹妹親口對她說了”阿嬤,我們愛您”的這一天,離開了。

17歲的我,看著阿嬤心跳還沒完全歸零,聽著醫生報著時間。

那時的我不懂,為什麼還有心跳,可是卻被宣告死亡。

一整夜,三個夢,都是夢到阿嬤死而復生。

 

這一生,阿嬤陪伴了我五六千個日子,也離開了五六千個日子。

腦海中的回憶,其實早已片段、模糊。

有時自己都會懷疑,這些片段中的空白,是否都是用自己的想像所填滿的?

只因,不願遺忘這些回憶;只因,想給這些片段一個完整的故事,好讓我可以一直記著這些片段。

到後來才明白,無論回憶是鮮明抑或模糊,重要的是,因為感恩,所以想要努力拼湊片段、珍藏回憶的心。

 

不知道現在的您,過得好不好?

病痛是否真的遠離?擔憂是否都真已放下?笑容是否真的常伴左右?

阿嬤,我不需要您的保佑。因為自己的人生要自己努力。

所以阿嬤,我只希望您一切安好。

 

我相信,為人子女能敬對大的孝道,就是陪伴。

一種發自內心的真心陪伴。

陪伴的形式有很多種,就像父母給兒女的愛。

為人母後才懂,

兒女常覺得父母不懂得怎樣愛我們,因為,父母一輩子都在學習如何當父母,每個階段也都是他們的第一次。

也許,他們始終學不會我們想要怎樣的愛,但卻絕不容懷疑他們想做好父母的心。

正如同,兒女也永遠不懂要怎麼愛父母,因為,我們一輩子也都在學習如何當兒女。同樣的,也絕不容懷毅我們真心想做好兒女的心。


我們都只是不懂怎麼愛,但不代表不愛。


樹欲靜而風不止,子欲養而親不待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我的天空永遠蔚藍 的頭像
我的天空永遠蔚藍

一娃一貝,一期一會

我的天空永遠蔚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